天天爱看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秦时天行者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魏庸与姒元
  “怪不得全部打通体内十二正经,单凭内力方面,就可以媲美罗网中的魑字级杀手。”
  “不过……若是加上我的外功的话……。”
  正在走路思考的姒元,忽然停住脚步。
  微微低头,向前望去。
  只见一个身穿干净整洁剑客服饰的中年男子,左手持剑,站在道路前面,挡住他的去路。
  一双眸子,似鹰隼一样锐利。
  “锐利的剑,锐利的眼……。”
  “可惜对我没用。”
  姒元静静看了一会儿。
  没有在意,抬动脚步,继续向前走去。
  当两人身影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拦路的中年男子终于张口说话了,声音带着一丝阴沉与沙哑。
  “我家主子要见你,跟我走吧。”
  “不要妄想试图反抗,我的剑,你反抗不了。”
  “威胁我?”姒元闻言,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笑意,左手忽然探出,一把握住那中年男子抓去。
  “竟然敢反抗我?”
  “果然是个年轻人,无知而无畏,在我面前反抗,是你这一生做出最大的错误选择……选择……嗯?!”
  男子右手快速握住剑柄,正准备拔剑之时。
  突然发现!
  他手中的剑,拔不出来了……。
  下意识低头望去,就看到一只熟悉的大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他左手中剑的剑颚与剑鞘。
  “好小子……!”
  “等我把剑拔出来,你就完了!”
  抬头恶狠狠瞪了姒元一眼,他习惯性张口低沉威胁出声。
  忽然及时反应过来。
  中年男子面色一变,双脚如生根在地,连忙左右手同时发力,欲强行拔出剑鞘中的剑,
  “哼,居然妄想用这种方式控制我的剑,天真的年轻人。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江湖险恶。”
  “刚才我只是还没用力而已。”
  “现在,也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力量了。”
  他鼓动全身劲力,强行拔剑。
  显露在外的手臂上,一根根青筋与血管暴起,隔着皮肤都能够看到手臂肌肉群在蠕动发力。
  那张森冷漠然的脸庞,逐渐憋红了。
  “我就不信了,给我拔出来啊啊啊……拔……!”
  “我……我拔不出来……。”
  姒元微微低头,俯视着身高才达到他脖颈的中年男子。
  看着对方因为用力拔剑,把脸都憋红了,结果还是没能把剑给拔出来,脸庞上的表情,依旧无动于衷。
  “就这?”
  中年男子猛然抬头,望向姒元。
  嘴角忽然露出一丝阴险狞笑。
  双手发力,始终保持强行拔剑的姿态,以做迷惑。然后右腿屈膝,猛然用力向姒元双腿间撞去。
  “同为男人,我知道你的致命弱点在哪里,啊哈哈哈……!”
  “喀嚓……噗!”
  感受到自己右膝盖处传来的骨折痛感,中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僵。
  下意识放下右腿,低头望去。
  只见自己的右腿膝盖处,赫然多出了一个前后通透的血窟窿,坚硬的膝盖骨都被刺穿了。
  膝盖上的血窟窿,伤口内径比他手腕都粗。
  “你……好阴险!”
  “竟然偷偷使用暗器,暗箭伤人……!”
  男子抬起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姒元,心中又惊又怒。
  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藏有可怕暗器。
  趁他不备,暗算击伤自己。
  “我,暗箭伤人?”姒元看着对方右腿膝盖上的血窟窿,前后通透,鲜血淋漓。
  骨头茬子都露出来了。
  有些冷硬的年轻脸庞上,逐渐露出一副和善真诚微笑。
  “我并没有使用暗器,只不过是把铁裆功练到大成了而已。”
  “对付你,我还不至于使用暗器偷袭暗算。”
  此言一出。
  那中年男子的脸色,猛然变了样。
  他突然松开手中剑,仅凭左腿单膝下跪,然后双手抱拳,仰头望向姒元,满脸敬佩与惊叹。
  至于右腿上的穿透创伤,此刻全然被他无视掉。
  “我错了……!”
  “原来魏武卒竟真的如此强大可怕!”
  “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还请阁下不要见怪。我家主子差小的前来,想请阁下到府上一叙。”
  “不知阁下可否赏脸?”
  见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姒元脸上露出一丝惊诧。
  随即又恍然大悟。
  “你能活到现在,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起来带路吧。”
  “谢阁下赏脸!”中年男子单脚站立,顺势捡起自己的长剑,当做拐杖使用。
  躬身弯腰,右手向侧面虚托。
  “请跟我来,马车早已经备好。”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进入到附近的小巷内部。
  前方不远处。
  一辆外观装饰普通平常的双轮单人马车,正静静停在那里。
  “阁下,请上车。”
  “嗯!”
  姒元也不问他家主子究竟是谁,就这么施施然上了马车。
  放下车帘,独自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那副自在模样,就和回到自己家里一样逍遥随意。
  中年男子紧随其后,同样上了马车。
  他强忍着右腿上的疼痛,随手点穴,封锁穴位,然后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快吓死我了……!”
  本能长出一口气。
  他亲自拉起缰绳,驾驭马车,离开这条小巷道。
  “驾……!”
  ……
  ……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
  马车带着姒元来到大司空府邸后门处停下,中年男子向后扭头,恭敬出声提醒道:“阁下,地方到了。”
  “终于到了啊,这地方可真够远的。”
  姒元轻声嘟囔一句。
  随手掀起车帘,走下马车,随意一眼观望,只见红砖绿瓦,青石铺地,一片干净整洁。
  朱红色的厚重大门两侧,还摆放着两只不认识的精致石雕。
  “阁下,请随我来。”
  男子伸手作势。
  以手中长剑做拐杖,推开朱红门扉,一瘸一拐在前面带路。
  姒元紧随其后,神情平静。
  一路经过亭台楼阁与走廊,绕过假山与花园,穿过重重森严守卫,两人来到此座府邸后院内部的私人书房中。
  此时此刻。
  魏庸端坐于书房首位,静静品味香茶,外表上看不出任何异状,依旧如常,坦然自若。
  只是那双如猎鹰般的苍老眸子中,时不时闪过思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