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爱看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三章:竖子
  国子监祭酒胡俨一如往常,在小憩片刻之后,便往茅厕出恭。
  他是个慢性子,什么事都看得开,凡事都是从容不迫。
  一切如常,进入茅坑,踩着茅坑里的垫脚板子,此时的胡俨,脑海里还想着今日所读的一篇文章,此时虽在茅坑,却是兴之所至,忍不住低声默读起来:“古君子立身行己,令人仰慕不置者,非……”
  轰……
  胡俨的话戛然而止。
  蹲在茅坑里的胡俨,先是脑袋一片空白,而后俯身,像一头豪猪一般,嗷嗷叫地提着自己的里裤便冲出来。
  这茅坑乃是旱厕,蹲坑的地方又与下头的粪坑相连,那一声闷响之后,胡俨浑身都是金黄之物,既是狼狈,又觉得臭气熏天。
  胡俨一面提着裤腰带,一面嚎叫:“谁,是谁?”
  说话之间,便见一群少年胡啦啦的跑了。
  胡俨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
  等他渐渐开始接受现实的时候,这永乐朝原籍江西南昌府,且难得以涵养功夫著称的谦谦君子却禁不住怒骂:“戳大母娘!”
  ………
  足足沐浴了一个时辰的胡俨,气势汹汹地抵达了明伦堂,召集众生,他依旧余怒未消,厉声大喝:“谁干的。”
  众少年噤若寒蝉,却又鸦雀无声。
  这都是武将功臣的后代,还是讲义气的,出卖同窗?下贱!
  张軏趣÷阁直地站着,禁不住洋洋自得,干出这样的大事,他不免骄傲了。
  不过……
  虽然所有人都没有吱声。
  此时少年们的眼睛,却都一个个的看向张軏。
  张軏面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出卖肯定是不会出卖的,不过少年嘛,心里藏不住事也是情理之中。
  张軏下意识地道:“恩师……不是我!”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胡俨不只有愤怒,夹杂在愤怒之中的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辱。
  他侮辱老夫的智商!
  于是明伦堂里发出了一声怒吼:“诸生之中顽劣莫过尔这竖子也!”
  声震瓦砾!
  胡俨这大儒出身的国子监祭酒,此刻化身成了一名擅打王八拳的武术家。
  张軏:“嗷呜……”
  张安世是个善良的人,兔死狐悲,他不忍心看张軏受罚的场面。
  不过……凡事都有好的一面,至少现在张安世……终于成功了。
  他幸运地从最恶贯满盈的皇亲国戚,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向前跨出了一大步,如今……成了倒数第二名。
  看来再这样下去,南京城上下就会对他的形象改观,他……重新做人了!
  张軏几乎被打烂了屁股,唧唧哼哼的,在众少年的搀扶下下了学。
  虽然挨了打,可他红光满面,絮絮叨叨地道:“张大哥,我是不是讲义气?我没将大家一起招供出来。”
  张安世翘起大拇指:“关云长再世,也不过如此。”
  朱勇也小鸡啄米的点头,表达对张軏的赞许。
  张安世又道:“难得我们都是有义气的人,既是脾气相投,又都是义薄云天,不如咱们几个烧黄纸,做兄弟咋样?”
  张軏一瘸一拐,方才那一句话已是他最后的倔强了,实际上他现在已疼得说不出话来。
  朱勇却是兴致勃勃:“好啊,好啊,咱们桃园结义。”
  胡俨的学也不是每日都上的,毕竟他是国子监祭酒,照规矩是五日教授一天的功课。
  五日之后,张安世兴冲冲的赶来了学堂,张軏和朱勇居然也早已来了,朱勇嗷嗷叫道:“结义,结义!”
  连张軏也道:“胡师傅要开课了,需赶紧!”
  张安世笑吟吟道:“我带来了黄纸。”
  说着,从袖里掏出一叠黄纸来。
  “你们谁带鸡了?”
  “鸡?”朱勇和张軏面面相觑:“咋还要吃鸡?”
  张安世叹口气道:“不是吃鸡,是杀鸡,咱们是正儿八经的结为异性兄弟,当然要名正言顺,杀鸡喝了鸡血,才是过命的交情。”
  少年人恰恰是最讲究仪式感的,当然,这种仪式感大抵也可称为中二。
  朱勇听罢,小鸡啄米地点头:“安世什么都懂,只是去哪里寻鸡呢?”
  张安世咳嗽一声:“我方才还听到鸡叫。”
  张軏眼睛一亮:“啊呀,这是胡师傅养的鸡。”
  胡俨是个清流,毕竟是学官,而托太祖高皇帝朱元璋的福,官员的待遇极低,在南京城生活颇为拮据,于是自家在后院里养了七只芦花鸡。
  张安世叹息道:“事情紧急,该怎么办才好?”
  “可惜我现在伤还没好,不然……”张軏此时急迫起来。
  二人目光都看向朱勇。
  朱勇瞪大眼睛:“不会让俺偷**!”
  …………
  咯咯咯……
  啪唧一下,一刀斩下。
  就在这学堂前院的墙角,一堆杂草之中,芦花鸡的脖子一歪,血便溅了出来。
  朱勇提着刀,龇牙咧嘴,而后将刀收了,口里还骂着:“这定是一只母鸡,叽叽喳喳的。”
  三人烧了黄纸,喝了鸡血,接着自然是俗套的表演,无非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一套。
  张安世的年纪最大,成了长兄。
  朱勇次之,自是老二。
  张軏年纪最小,不免做小。
  等听到梆子响了,三人忙不迭的跑去明伦堂。
  胡俨的心情居然格外的好。
  他升华了。
  毕竟时间总能冲淡不美妙的记忆。
  诚如《尚书》所言,有容,德乃大也。
  他又如从前一般,授课时不免露出矜持而有礼的微笑,仿佛从前的不愉快从未发生。
  一堂课授完,他也不理少年们是否用心听了,凡事不能深究嘛,要是发现了一点啥呢?
  于是下课后,最先提桶跑路的恰恰是胡俨。
  又混了一堂课,不免心情愉快起来。
  他回到了后宅,正待要回书斋。
  却在此时,听到声音:“来,快来。“
  这是夫人周氏的声音。
  胡俨蹙眉,他不喜欢夫人每日大惊小怪。
  可是双腿却还是不争气地朝周氏的方向去。
  “老爷,你……你……来数数……”
  胡俨的目光便落在鸡笼处,他气定神闲地念着:“一、二……五、六、七……”
  七字刚刚出了半截,却很快又缩了回去。
  胡俨的呼吸开始急促,他这一次伸出了手指,生恐自己遗漏了,继续数着:“一……二……六……鸡呢,鸡呢?如何少了一只?”
  周氏道:“会不会走失了?”
  “哪里的话,平时便在院落也不见走失……”
  胡俨说到这里,身躯禁不住一颤,脸色蜡黄,电光火石之间,他仿佛想到了什么。
  “是了,是了,定是那些竖子!”
  “竖子?老爷说的莫非是那些孩子?可他们是孩子啊………何况还是你的门生…”
  胡俨几乎要跳将起来:“就因为是老夫门生,老夫才感不妙,老夫为人师表,自己教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难道还不知道吗?”
  胡俨心疼了。
  这不是鸡的事……不对,这就是鸡的事,一只鸡养的这么大,可值不少钱,快抵得上胡俨几日的俸禄了。
  周氏这才恍然想起什么来:“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今晨的时候,有一个个头不小的人,总是在后院这儿探头探脑……”
  “是不是黑面、额上有个痦子的?”
  “正是!”
  胡俨捶胸跌足,嗷嗷叫道:“朱勇……不当人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wap.,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