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儿不像大人们的心思那样复杂,大家只知道能出去玩儿,便都高高兴兴地准备跟着一块上集市那玩呢。
  琅琅和豆崽没费什么功夫,就成功让傅伯舟也将他们俩捎上,对于这次出行,他们俩小鬼头兴致还是挺高的。
  夏江萤左右看看也发现没啥可带的,更没什么可藏的,那几个馒头昨日就被他们几个给干掉了,渣都没剩下。
  不怕被查。
  傅伯舟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需要带的,他就是准备去接几单写信的活儿,再顺道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赚钱的门路。
  琅琅和豆崽俩孩子倒是没那么多担忧,到底还是孩子,心情好起来,琅琅就连玩木头都能玩出花样来着。
  夏江萤瞧见,就幼稚地逗弄他说道:“翻什么呢?还能翻出花儿来不成?又不是魔方,就一个破烂小木头,动都动不了...”
  似乎是要嘲讽她,她口中的破烂木头咔擦地发出一声细小的动静,眨眼之间,忽然就涨大好几倍,弹成一个方盒。
  琅琅吓一跳,啪地一声就将它给扔了出去,摔落地上。
  夏江萤脑瓜都卡壳了,嘴里的话咽住,愣是好半晌说不出话...
  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时间仿佛静止了,大家都傻眼。
  琅琅整个人也僵住,点漆般又黑又深邃的眼珠子都发愣,显然他自己也没想到她张嘴这么一嘲讽这根小棍就开花了...
  豆崽也情不自禁屏住呼吸,事发瞬息之间她的小手就拽住琅琅的衣服,整个人也贴了上去,紧紧依偎着他。
  琅琅这才反应过来,伸出小手环抱住豆崽,还哄着拍拍她后背,豆崽这才惊奇地“咦?”了一声,问小哥这是什么。
  傅伯舟反应也快,他赶紧将房间门给关上还上了门闩,转而就低声追问道:“琅琅这东西你是打哪来的?”
  地面上被扔掉的木制方盒,此时正孤零零地躺着呢。
  琅琅抬头看他一眼,迟疑一下,才选择将答案告知,“我爹给我的。”说着似乎有些不安,就抱紧豆崽。
  豆崽也学着小哥的样子,伸出小手给他拍呀拍拍后背。
  乖得很。
  傅伯舟听到后也只是带着肯定的语气说道:“你爹是匠师?”
  琅琅瞳孔颤了颤,似乎不愿意多提及这个话题,便含糊地应了一声,旋即目光别开,显然是不愿意再说更多。
  傅伯舟也不勉强,只是让他将东西收好,这东西会招祸端。
  匠师!?
  夏江萤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只觉得他们口中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但是组合起来的意思她又犯迷糊。
  “不对,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是匠师?这东西是啥玩意儿啊?这体积不合理吧!?是怎么涨大成本身好几倍的?”
  夏江萤觉得她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她到底是穿了个什么世界啊喂!她还以为自己穿到的是个贫困落后封建的古代啊!这怎么突然还冒出这么一个伸缩自如的东西?!
  她的无知显然也震惊了另外三个人,大家齐刷刷地看她。
  夏江萤脸上挂着的迷茫太过明显,那迷惑又震惊的模样不是作假,显然她是真的忘记了,失去记忆可真麻烦呀。
  豆崽都故作老成,慢悠悠地哎呀一声,深深叹口气呢。
  琅琅摸着她的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在感伤的样子。
  傅伯舟年纪轻轻懂得不少,他极其耐心地给她科普。
  “匠师,顾名思义就是匠人,是拥有各种技能的人们,能被尊称为匠师的,本领都是极其大的,可以同神明比肩。”
  “琅琅的爹...能造出这种程度的器具,应当是匠师无疑。”
  夏江萤迷迷糊糊的,但大致明白过来,便开口说道:“意思就是他爹是本领很大的木匠就对了,对吧?这也的确厉害啊,那么小的东西,怎么设置的机关?”
  她心里大为震撼,想想都觉得很牛,真的不是一般的牛。
  里头还不知道有什么门道呢,光这伸缩自如的功能就挺绝。
  傅伯舟听见她这话也只是笑起来,“这个要说起来话就长了,只是这类的匠人大多心灵手巧,设计起来的机关也颇为复杂,我也不能参悟透,只知道如今最有名的几位大师,他们所造的工具当真是对人们的帮助极大。”
  他说着说着,还将他从前的事情说漏嘴,他说道:“我母亲前几年正巧入手一种收割稻子的木制机械,动力靠风力,只要一阵小风,就能将一大片的稻子直接收割,能省下不少人力,那场面乍一看真的叫人震撼。”
  傅伯舟说着说着还给他们仔细演练一番,说是那样一大片的高大木制机关械具,有一层楼那么高呢,两边各安排一个人员看守,借助一点小风,就能哗啦啦地尽情收割。
  当然。
  东西都没有百分百完美的。
  它也有弊端。
  好比它有地区限制,得平坦空旷的地方才能使用起来。
  像似山区的地方,土地东一块西一块的,压根没办法用。
  还有的就是它也是会有损伤的,维护也需要一趣÷阁昂贵费用。
  但和人工费用比起来,还是会省下那么一大趣÷阁银钱的。
  傅伯舟的母亲家,正是集合天时地利的好地方,才能用上这新鲜东西,别的人家还得趁着好天气收割,他们那边一日就能收割完,进度比别人快上好多好多倍。
  别说亲眼见。
  夏江萤光听他这样说,她的鸡皮疙瘩就已经全部起来了。
  以她对这类的认知,也就是知道木牛流马这样的东西,如今听说这边竟然有像诸葛亮一样的人物实在吃惊。
  她光根据着傅伯舟的描述幻想一下,都觉得浑身发麻。
  真是够牛掰的说!
  夏江萤忍不住咽咽口水,十分没出息地表示自己的震撼。
  琅琅和豆崽倒是见怪不怪的模样,显然人家都知道的。
  “那...那除了匠师可还有其他什么大师?或者木匠师只是一个小偏门,还有更多的类型?我确实对这块记忆有缺失。”
  夏江萤忽然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想象的太简单了点,于是开始虚心求教了,尽可能地想要了解得更多些。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wap.,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