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爱看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穿越古代后我暴富了 > 第9章平庸就好
  说再多也无用。
  事已至此。
  如今他的身份隐藏得极其深,但也害怕牵连他们,所以以后是不会再回来了,这个金腰牌他千叮咛万嘱咐让二老收好,倘若往后事成,凭借着这个哪怕他自己已经不在,但也足矣让家人过上富足人上人的好日子。
  倘若失败了,这块金牌最好也是这辈子不见天日的好,他们一家还是老老实实的农户人家,不得泄露一丝消息。
  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尤氏听得小心脏砰砰跳,她都不禁觉得后背开始发凉。
  手脚酸软。
  “这...这怎么会混进这样大的事情里边?小叔胆儿太大了...”
  尤氏磕磕绊绊说着,眼里都是惊慌失措,完全没料到。
  吕氏也是愁到不行,“事已至此,咱们也没法子了,老五日后怕是回不来,就剩下这么些孩子,咱们怎么也得拉扯大。至于伯舟这孩子,他娘亲那边也是出了点事情,这孩子不能走仕途,绝对是不能的,老五也不让,说是这孩子太惹眼了,一旦进考场,那指定得出事情。”
  换句话说。
  就是傅伯舟这颗小苗太厉害了,厉害到可能还没成长起来就被人盯上,到时候就得夭折,他爹娘又护不住他。
  最好的结果就是一辈子平平淡淡地度过才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既然孩子爹娘都这样说,他们当祖父祖母的又能说什么?
  尤氏倒是又尴尬又害怕,尴尬的是人家不上学不走仕途是因为怕树大招风,所以才想低调做人,并不是学业不如她的孩子,这样说起来,她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
  至于害怕,那就是老五包括这些个孩子的身世太复杂了,她很怕给家里带来不好的结果,更何况如今就有一个烫手山芋,那个金腰牌,万一被人查出来那还了得?
  “爹,娘,眼下也不是孩子上不上学的问题,如今最要紧的是把那金腰牌给藏起来!这东西可是关乎咱们一家大小的性命啊!其他的事情暂且先放一放,想想怎么藏吧?!”
  尤氏想起这个可怕东西,顿时急的心里火急火燎的。
  对对。
  吕氏和傅老头也频频点头,纷纷表示很赞同这个想法。
  傅老头沉思片刻,就开口说道:“老大家的,你回头趁家里人不在时,去拿个锄头过来,咱们悄悄把它埋地底下去!就我和你娘那床底下就挺不错的,发现不了!”
  吕氏也眼前一亮,连忙附和着低声说道:“对对对!”
  床底下好呀。
  踏实。
  尤氏是个精明的,她飞快盘算一番,而后得出结论到。
  “不成!”
  尤氏看着二老就冷静分析道:“爹娘你们想想,这东西要是埋家里被人查出来,那咱们家还能脱得了干系?”
  所以。
  “这东西不能埋家里,我等明儿天不亮的我就去趟山里,埋咱们那颗老树那边去吧,哪怕被人掘出来,咱们也能咬死不认!”
  毕竟那边也没有什么围墙拦着,到时候也好狡辩一下。
  尤氏是这样打算的。
  只等二老同意。
  傅老头和吕氏没想到这个,听见大儿媳这靠谱的想法也赞同,他们俩表示这样可以,但又担心会被别人挖走。
  尤氏只说村里的人对土地分割很在意,一般来说不会去挖你家地的,再有的是,那边那颗老树谁乐意去挖它呀?
  她到时候埋深一点就是,到时候肯定不会被人发现的。
  傅老头全然信任她一回,开口说道:“那这事儿就交给老大媳妇你去办,记得千万要办好喽,可不能叫别人发现!”
  他满脸都是严肃表情。
  吕氏也千叮咛万嘱咐地说着,生怕她到时候手脚不利落。
  尤氏干活还是很麻利的,对此她虽然紧张但也只能接受,好在这也不全是坏消息,她的宝贝儿子还能继续上学就成。
  二老也恰好想起那宝贝大孙子,便稀罕地对着尤氏询问:“子琪这孩子昨日夜里又温书到天亮呢?还没起来?”
  家里就这么一个读书人,成绩还挺不错的,自然惯着。
  要说最娇贵的。
  非他莫属!
  尤氏闻言也露出笑容,点点头说道:“可不,白日吵闹他说不能静心,夜里反倒更能记住文章,便总在夜里学习。”
  就是费灯火钱。
  可读书人向来费钱。
  大家都习惯了。
  吕氏听见也只是轻轻皱起眉头,再一副关切的模样说道:“这再用功吧,他也得当心身子呀,我记得咱们那边的鸡蛋不是还有好些?等会儿记得给他都带去吧,家里的母鸡还能下蛋,老二家的回头再等着新鲜的就是。”
  这年头没什么好东西,也就这鸡蛋比肉能常吃上的。
  老人家对家里有贡献的孩子还是很舍得下血本的就是。
  一个怀着他们老傅家的种的儿媳妇,一个要为家里争光的大孙子。
  仅此而已。
  其他人都是没份的。
  老人家偏心眼。
  但偏的是自家。
  尤氏暗自高兴,连忙笑着跟二老道谢,只说替儿子谢的。
  老两口闻言也高兴几分。
  “伯舟既然不能入仕途,那么咱们家可就靠子琪这个孩子了,咱们不着急,稳稳当当地,慢慢考,等他考上啊,就是好世道喽,享清闲,到时候咱们也能跟着气派!”
  他们二老对于傅伯舟不能走仕途的事情还是觉得挺可惜的,但是人爹娘都嘱咐了,他们自然也晓得其中利害。
  不得乱来。
  只是高兴坏了尤氏,她自然都是点头答应说好的呢。
  气氛一时松懈。
  仨人鬼鬼祟祟密谈,旋即就恢复平淡的神情,彼此分开。
  尤氏从正房出来,心情是既雀跃又沉重,只盼一切顺利。
  她心里想着事情就去给大儿子收拾行李去,这孩子去学院都要住上半个月的,东西可得收拾齐全了才能放心。
  粮食和点心外加这些鸡蛋咸菜腊肉什么的,都得装上。
  也就二老舍得。
  换个其他房的孩子指不定得挨训的,哪来那么好命享这福?
  傅子棋这个宝贝大疙瘩已经十九岁了,在这边也算是大年剩男,就是因为想说考个秀才出来好娶个好姑娘的,不然早娶妻生子啦,哪里能耽搁到现在这个年纪?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wap.,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p>